郁纾_

关注也不会更新的

【忘羡】汪叽的护妻日常(六一篇)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小学生文笔,想到什么就写,经不起细究
#既然六一就写两个团子好了(✺ω✺)

幼儿园提前给小朋友们过六一,一整天园里都很热闹。魏婴早就与江澄聂怀桑几个抱成一团,几个白团子滚在一起成了黑团子。蓝湛手里抓着纸巾,脖子上挂着魏婴的小水壶,上面印着两只叠在一起的兔子,安静的站在一边等魏婴过来找他。

虽然对蓝湛的性格有些了解,这样的情况也习以为常,但是在这日子里,老师还是忍不住上前,鼓舞他和魏婴一起玩,蓝湛摇摇头,老师无奈的离开。

在照看其他小朋友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魏婴挣脱了江澄的压制,屁颠屁颠的跑向蓝湛,后者打开水壶盖子递给他,咕噜咕噜喝了几口还给蓝湛,然后安静的让蓝湛给他擦干净脸上的汗,又屁颠屁颠的跑回去挤到几个团子中间扭起来。

老师心想:魏无羡这小魔头虽然闹腾,但是好像没让她操过心,果然还是因为有蓝忘机在的原因吧。

到了吃蛋糕的时候,魏婴悄悄的把小叉子伸向江澄的蛋糕,却在中途被发现了。江澄怒“魏无羡!你自己的还没吃完呢!”

“澄澄不要那么小气啦”
接着又盯上了低头专心吃的聂怀桑,温宁刚想开口把蛋糕贡献出去。蓝湛就将自己的那份推到魏婴面前。
“给你”

眼前这个明显没动过的蛋糕,上面还有一只白色的兔子,惊讶的说
“哇蓝湛!你不吃吗?这个真的给我?!”

“嗯,都给你。”怕他不信,重重的点了点头,又说“你不要吃别人的”

“蓝湛你真好!那我的牛奶给你,妈妈说了,喝牛奶以后会长得很高,所以你以后一定会很高,比我还高,嗯……比我爸爸还高”说着又比划起来,似乎觉得自己太矮没有说服力,想爬上椅子,蓝湛担心他摔倒,急忙拉下来。

魏婴一边吃蛋糕一边含糊的说着
“你以后一定会比我高的,蓝湛你看我是不是对你很好。”

“嗯”蓝湛内心os:脸鼓鼓的,好像松鼠,还沾着奶油,好可爱。啊,噎着了!牛奶!

就着蓝湛的手吸了一大口,这才反应过来,而后哭丧着脸,蓝湛一惊
“蓝湛,我喝了你的牛奶,你会不会长不高了?”

“不会”

————————

第二天,魏婴早早的就起床了,因为今天魏爸爸魏妈妈要带他去动物园,还有蓝家四口一起。洗漱完毕乖乖的坐在自己专属座椅上吃早饭,魏妈妈在旁边准备他的小背包。魏婴左看看右看看。
“妈妈,爸爸呢?”
“爸爸去接阿澄和厌离了,江叔叔和虞阿姨没空,我们带他们一起去动物园,你的水壶要带上吗?”

“要~妈妈,我可以把水壶里的水换成牛奶吗”

“可以哦,今天阿婴很喜欢牛奶啊”

“唔……”魏婴含着勺子看着妈妈将牛奶灌进水壶里

“阿姐!”江厌离伸手接住飞扑过来的团子,跟在江厌离身后的江澄气呼呼的道“魏无羡!那是我姐姐!不是你的!还有,你穿的这是什么?兔子?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魏婴身上穿的,是魏妈妈和蓝妈妈逛街时看中的一套兔子装,因为是夏装,并没有冬装毛茸茸的触感,后面的兜帽上垂着两只大大的兔耳朵,屁股上还有一团尾巴。魏婴看着江澄身上的猫咪装笑笑不说话。

“看什么!我本来穿的是小狗!要不是……哼”

魏婴松开江厌离扑向江澄,感动的抱着他不停的蹭。
“嗷~澄澄你最好了,我好感动啊~蓝湛!你来啦!”

“嗯”蓝湛一出门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江澄感到莫名的寒意,看已经黏到一起的两人,有些奇怪,再看一眼蓝湛,好嘛,身上穿的魏婴同款兔子装,两人一灰一白。

蓝曦臣看着身边正襟危坐的小人,随着车子转弯小小的身体轻晃。蓝曦臣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了,原本可以和魏婴坐同一辆车的,因为多了江澄,所以只能和魏婴分开。直到抵达动物园,蓝湛的心情才好转,为了让自己弟弟在儿童节高兴,蓝曦臣一路上都带着江澄姐弟离魏婴远些。蓝曦臣无奈叹气,明明自己也是个孩子!

一行人走到长颈鹿所在的区域,魏婴抬着脑袋望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跑到魏爸爸身边又激动的跑回蓝湛那里,怀里抱着个水壶,献宝似的举到他眼前
“蓝湛你看,这里面都是牛奶,我让妈妈装的,你快喝,喝了就能长高了”

蓝湛一愣,面对期待的眼神,犹豫的接过,打开盖子,一股奶香散开来。
“你不喝吗?”

“唉?你先喝,等你喝完了我再喝”

蓝湛在他热情的视线下喝了一口又一口,直到魏婴满意,才把水壶给他让他喝。蓝湛耳朵有些发烫,他看到魏婴嘴对着的位置,是他刚才喝的。嘴唇上印着一圈奶渍,对他露出一个笑脸“好了,这下我们两个都会长高了,就像长颈鹿一样”

“嗯”拿出纸巾给他擦嘴巴,正好瞟到不远处的江澄“你不许给江澄喝”

“好,不给他,他比我们矮”

“还有聂怀桑,温宁,他们也不许”

“为什么呀?”

“就是不许”

“好吧,都听你的”

————————

没错字吧没错字吧没错字吧!
其实我省略了一大段,就这样了,我不管(。-`ω´-)
六一没人送我礼物伐开心,明明宝宝才三岁!


评论(1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