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纾_

你们,倒是,取关啊!
无脑黑cql

这个可以叫做《汪叽的护妻日常》?


小学生又来发文啦,写完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依旧是那句话,词汇量少,语言组织能力差,写的不好请见谅。
如有雷同,侵删(づ︶ど)

蓝涣回到小区便听到了哭声,还挺熟悉,这么想着便往上提了提自己的小书包,往哭声传来的方向跑去,毕竟这方圆五百里,还没有能让他哭的,除了……狗……蓝涣叹了口气

看到前面不远处对峙的两个小包子,两人身后各自躲着一人一狗……自家弟弟身后狼狈哭泣完全不见平时淘气样的自然是被狗吓到的魏婴,那另一个人身后躲着的小奶狗是被自家弟弟吓的吗?蓝涣想

走到蓝湛身边,拿出放学时给两个弟弟买的糖交给他

这边看到来了一个小哥哥,有些害怕,毕竟自己刚搬来,谁也不认识,人家的弟弟又是在自己面前哭的,肯定会被认为是自己欺负了他,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哭啊,想起出门时爸爸说让他和小区里的小朋友好好相处的话,鼻子有些酸,回家之后肯定会被骂的

原来,温宁一家去走亲戚,聂怀桑生了病被勒令在家休息哪也不许去,其他人都没空,虽然有蓝湛陪着,但向来都是他看着魏婴玩的,几乎不参与。

魏婴拿着小铲子堆出一座小城堡后,便感到无聊,拍了拍身上沙子,往滑梯那边跑去,蓝湛走进沙坑里将小工具整理好,刚把手上沾到的沙子拍掉。便听到了叫声

“魏婴!”

蓝湛跑过去挡在魏婴面前,瞪着眼前的一人一狗。魏婴紧紧抓着蓝湛的衣服大声哭泣,蓝湛平时就不怎么和魏婴以外的人交流,大多数也是魏婴说一句他应一句。此时也是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就瞪着眼睛,眉头紧皱,防备的看着小奶狗,大有它一冲过来自己就和它拼命的气势。于是便有了蓝涣来时所看到的。

他看着这个小哥哥走到自己面前抬起了手,吸吸鼻子忍住不哭,“我没有欺负他…他一看见我就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呜……”
想象中的责骂和疼痛却没有,那只手只是轻轻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你是江澄吧,昨天刚搬过来的江叔叔的儿子”

看他不安的点头,想到应该也是被吓到了,冲他安慰的笑笑“你不用怕,我知道不是你,无羡是因为害怕你的小狗,所以才哭的”

“可是,妃妃很乖,不会咬人的”江澄一听是因为狗,就急了起来,要是妃妃咬了人,爸爸一定会把它送走  “我会看好它的!”

“我知道它不会咬人,但是无羡很害怕,阿澄以后是要和无羡做朋友的,所以阿澄可以答应,以后无羡在的时候,就不带妃妃出来吗”

当他说江澄要和魏婴做朋友的时候,身后帮魏婴顺气的蓝湛看向江澄的眼神透漏着不开心的信息。

蓝涣背对着蓝湛没看到,江澄却看到了,误以为是妃妃把魏婴吓哭了所以蓝湛讨厌他,想到以后要在一起玩,便答应下来。

见他应了,蓝涣拿出剩余的糖塞进他手里,本想他刚搬来还不熟悉,要送他回家,但是江澄说他可以自己回去,然后牵着妃妃抓着糖脸红的跑了。

“没事了,哥哥已经把它赶走了,别怕”
听到这句话蓝涣回头看了眼被自己“赶走”的人和狗,眼角忍不住抽抽

魏婴已经停了哭声,满脸眼泪鼻涕,不停的打嗝,蓝涣拿出纸巾递给蓝湛,魏婴乖乖的让蓝湛给他把脸擦干净。

“无羡,还能走吗?”

“腿……腿软了,走不动啦……嗝呜~”

蓝涣把书包递给蓝湛,转身蹲下,等魏婴趴好后将他背起,蓝湛小跑着把落在沙坑边的小工具拿回,沉闷的跟在哥哥身后。

感觉到他的不开心,蓝涣放慢了脚步,等他跟上来了柔声对他说“忘机,别不高兴了,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长高,就可以背起无羡了。你今天做的很好,挡在无羡的面前。”

“蓝湛,你真好,谢谢你。”魏婴转过头露出个大大的笑脸,哪知蓝湛听了之后更不开心了,闷闷的语气回复他“你不用和我说谢谢”顿了顿又说到“我会保护你的”

魏婴也只当是他和蓝湛感情好,一连应了好几下,蓝湛也没什么反应了,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多吃了一碗,小肚子撑的有些难受,蓝妈妈帮他揉着肚子问起他也只答想快点长大。

评论(11)

热度(78)

  1. 酽谌卿郁纾_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羽逸郁纾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