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纾_

你们,倒是,取关啊!
无脑黑cql

【忘羡】如寄霜雪

师徒年下
bgm剑三剧情歌眉间雪+如寄
主剧情无,杂乱无章,应该是回忆向??
借取部分念白,眉间雪羡羡视角,如寄二哥哥

字数3033

01.眉间雪

“小家伙,要不要做我徒弟啊?”魏无羡蹲下和墙角的小团子对视,戳戳他的脸,惹来小团子的不满,却也没躲开。“做我徒弟有肉吃哦”

我不吃肉。话到嘴边却成了“好”

魏无羡笑了,一把抱起小团子,团子还沉浸在魏婴的笑颜没回过神,惊呼一声抱住他脖子,耳边传来魏无羡的声音“乖,别怕”

第一次被人这样抱,耳朵红红的,支支吾吾对魏无羡说“你快放……放我下来”

“害羞什么,你还小,抱抱又不会少块肉,不过,要给你补一补,太轻了”颠了颠怀里的团子,皱起眉头,有些不爽“还饿着吗?师父带你去吃好吃的”

团子才吃了他给的两个馒头,饥饿感去了大半,手紧紧抓着魏无羡的衣服,摇摇小脑袋“不饿了”

虽听他这么说,魏无羡还是带他去了酒楼,团子有些拘束,双手放在膝上握成拳,绷着一张小脸,魏无羡让他点菜,他说一切由魏无羡决定,乖得不行,魏无羡内心一动伸出手捏了一把他的脸蛋,转头向小二报出一串菜名,没注意团子耳朵又红了。

团子看着满桌红色的菜肴,有些犹豫,魏无羡见他迟迟不动快,想他是不好意思,于是先将一块辣子鸡放入口,才催促他,团子挑了一道颜色不算深的,魏无羡看他慢慢细嚼,端起酒杯小酌了一口,就听团子咳嗽起来,满脸通红,赶紧上前轻拍他的背,喂了茶水,方缓下来。

瞥见他红肿的嘴唇,猛的反应过来,懊恼的说“这些菜都平时都点习惯了,连大人都受不了,何况你还小,吃不了这么辣的”将小二唤来,重新点了一遍,团子看着小二将桌上的菜一道一道撤下,有些不忍“这些挺好的,不用换”

“那可不行,这些辣菜你都不能吃,怎么算好”说完又趁机捏了他的脸“说好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这要是吃出毛病,我可是会心疼”

虽然这句话很暖,但对于他这种浪费的行为不敢苟同,尽管努力不浪费粮食,小肚子也已经圆滚滚再塞不下东西,魏无羡又没有要吃的样子,团子对着剩下的大半菜肴发愁,在魏无羡眼里却是一个软糯的小团子摆着一副深仇大恨的表情,实在违和的可爱。

将他抱到自己腿上,伸手摸摸他的肚子,果然很圆,有些爱不释手,团子忍不住伸手护住自己的肚子“别……别摸了”有些羞愤

“吃不下就不吃了,难受吗”魏无羡像是勾起了什么回忆,神情恍惚了片刻,叹了口气,给团子揉着肚子。

怀里揣着个团子在客栈住下,喝了消食药还是很难受,捂着肚子有些发抖,却不敢惊动身旁睡着的魏无羡,直到嘴里发出细碎的呻吟,魏无羡迷糊醒来才发现团子的脸色发白,吓得魏无羡抱起团子直接从窗子跳了下去,运着轻功飞速找到医馆,把大夫从被窝里揪起。

大夫虽不满但还是病人重要,针灸的时候魏无羡看着那一根根细长的银针刺入团子白嫩的皮肤,别提多心疼了,大夫嫌他碍事,便打发他去煎药,忙了许久,团子才好些。谢过大夫,魏无羡背着团子走在路上,又黑又静,偶尔遇到打更的大爷,团子紧紧抱着魏无羡的脖子,渐渐睡着了。

第二天,团子醒来时魏无羡早早就起了,为他穿好衣服,在床边坐下,团子见桌上的茶杯,便知道他该正式拜师了,端起杯子,向魏无羡跪下,恭敬的递上,喝过茶,魏无羡扶起团子,“我喝了你的茶,就是你师父了,今后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是,师父”

这时魏无羡才想起,自己还未问过团子的名字便将人拐了回来
“我叫魏婴,你叫什么”

“蓝湛”

02.眉间雪

行过拜师礼,喝过拜师茶,两人就正式成为师徒了,早饭只敢为蓝湛点了碗清淡的粥,对于这徒弟,魏无羡是越看越喜欢,喜欢到一有空闲就要对他动手动脚,然而魏无羡没有一刻是不空闲的。蓝湛一开始只是害羞,后来成了羞愤,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更是大大取悦了魏无羡。

蓝湛坚持要自己走,魏无羡担心他这么小一只会走丢,牵起他的手叮嘱他抓紧,蓝湛很听话的抓紧了,努力的迈着小步子,魏无羡的一步就等于他的两步,还好魏无羡走的很慢,蓝湛悄悄松了口气。魏无羡看着他的样子暗笑,转头瞥见一抹红色。蓝湛猝不及防撞上突然停下的魏无羡,疑惑的抬起头。魏无羡蹲下揉着他的脑袋“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买糖葫芦”起身时却被蓝湛拽住,小小的身子不知哪来的力气。

隐约察觉到他的不安,握住他的小手“怎么了?一个人害怕?”

“没有”

对着明显别扭的团子魏无羡忍不住调侃起来“那你为何拽着我的衣角?”

“我……”蓝湛说不出话,红着耳朵脑袋越来越低,手仍是不松开,魏无羡也能猜出缘由,仿若当年的自己。再次将人抱起,不出意料听到蓝湛的惊呼声,托着他的屁股往上抬了抬“好了,不怕,我陪着你”

魏无羡扫一遍,指向一串最大的糖葫芦,示意蓝湛拿下来,有些高,蓝湛倾身去取,一手揽着魏无羡的脖子保持平衡,拿到手时看向魏无羡,模样像是在讨奖。

“好吃吗?”

“嗯……”

“要是喜欢,以后天天给你买”

3.如寄

夷陵冬天的雪特别大,即使多年没回夷陵,蓝忘机依然能从铺满白雪的大地踏上准确的路。雪地上的脚印很快又被大雪覆盖,就像从未有人来过一样。

玉兰花早已凋谢,枯枝在厚重的雪下沉眠,门外的对联,还是他上一次回来时的那对,经过风吹雨淋,已经褪去颜色破旧不堪,从这就能看出已经很久没人住这了,蓝忘机轻轻抬手,推开厚重的门。

那是他牵挂的人,穿着熟悉的黑衣,衣衫单薄站在大雪纷飞的院子里,肩上落满了白雪,眉眼加深的笑意,将他心里的风雪全部扫去。

“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他跟在魏无羡身后,进了被炉火烧暖的屋子,身上的雪瞬间化成了水,蓝忘机将蓑衣脱下,那人还在笑。

扯过帕子替魏无羡将脸上的水擦干,沉着脸让他去换衣服,但从小到大不知惹蓝忘机生了多少气的魏无羡对着他的黑脸又怎会害怕。

待魏无羡换好衣服,蓝忘机便将他摁在暖炉边,为他擦头发,听他说这些年的事。

魏无羡说,他送给蓝忘机的兔子死了,埋在了玉兰树下,本来是想埋在后山的,但如果蓝忘机回来,兔子看见他会很高兴。他还对蓝忘机发誓,绝对不是自己吃了兔子。

魏无羡说,他知道蓝忘机爱干净,所以每天都有打扫蓝忘机的房间,但是他自己的房间却是特别乱。

魏无羡说,山下的温家的阿苑特别可爱,他把阿苑种到地里,告诉他这样很快就会长大,阿苑居然信了。

魏无羡说……

“师父,你的家人呢?”

气氛突然沉默,眼前低头不语的魏无羡刺痛了蓝忘机,他从未见过魏无羡的家人,也从未听他提起过,当然,除了山下的温家,但那并不是魏无羡真正的亲人。蓝忘机很后悔,为什么要问他这个问题。

蓝忘机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安慰,还未等他开口道歉,魏无羡就转移了话题,问起蓝忘机这些年在外游历的事,蓝忘机不善言辞,很多都是一句带过,最后还是变成魏无羡说,蓝忘机听。

蓝忘机想,魏无羡这些年过得不错,没有他,也能很好。

魏无羡突然抚上他的脸颊,“蓝湛,你好像瘦了”,似乎在埋怨蓝忘机没照顾好自己,蓝忘机心说,你才是真的瘦了。

“以后,别站在雪地里”

“好好好~”

酒香蔓延在屋里的每一个角落,这是魏无羡最爱的酒,也是珍藏了多年的酒,有多久,从蓝忘机刚来夷陵,这坛酒就被埋在了院子里。

独酌无相亲,酒杯里映着蓝忘机的影子。蓝忘机不在的日子里,魏无羡也是这么过来的吧。明明已经温热的酒,喝起来寒冷无比。外面风雪凛冽,离开夷陵的魏无羡又能去哪。

桌上的盒子里装着蓝忘机给魏无羡寄的信,还有魏无羡走后,温宁替他收的,所以即使魏无羡没收到,也不会退回蓝忘机手里。而自己行踪不定,魏无羡寄出的信也很少能送到蓝忘机手里,最后魏无羡将退回的信,温宁告诉他,几乎全烧了。

蓝忘机不必看也记得信上的内容,只寥寥几句,无非都是报平安。

他拜魏无羡为师那天,魏无羡说,同去同归,他说,嗯。他先负了誓言,如今他回来了,却已经晚了,魏无羡不知所踪。

蓝忘机花了一天的时间,打扫干净所有的屋子,最后呆坐在自己房间里,看着被魏无羡保存很好的衣服,那些都是他小时候所穿的。

“师父,我想吃糖葫芦”

“魏婴”


——————

来不及检查_(¦3」∠)_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