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纾_

关注也不会更新的

【忘羡】不渡忘川

三个多月前胡乱写的,刚补完结局。

关于命格那里有些乱啊丧~

原本二哥哥的设定应该是鬼王的(´-ι_-`)结尾双杰亲情向

字数3497


“你是谁?”

“你怎么在这里”

“你也入不了轮回吗”

“你弹琴真好听,我全身都暖暖的,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叫魏婴,魏无羡,你叫什么?”

“蓝湛,蓝忘机”

“嘿嘿”

“你笑什么?”

“你不仅弹琴好听,名字好听,声音也好听,而且~长的还不错”

“……无聊”

三途河畔,奈何桥边,来往的魂魄鬼差都能见到这样一幅画面,一黑一白的身影,弹琴喝酒,鬼魂们好奇他们为什么在那,而鬼差不敢多说什么,多看什么,唯有孟婆,偶尔叹口气,尽是无奈。

蓝湛迟了些,来时魏婴正在奈何桥前,拿着孟婆的汤勺给鬼魂分孟婆汤,一见到他,兴冲冲的跑过来,自觉接过蓝湛手里的天子笑,孟婆看着两人并肩离去,摇了摇头。

蓝湛依旧在弹琴,却感到有些违和,好像,少了什么,他想了想,哦,少了魏婴的声音。平时蓝湛弹琴,魏婴总是会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回只是低头喝闷酒,蓝湛第一次看见他不开心的样子,琴声顿了下。

阴间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所以不分昼夜,魏婴在和孟婆闲谈的时候,孟婆告诉他,从他来地府那时,按阳间的时间算起,已有十三载。

他想了很多,他想,金凌十三岁了,长得应该像他爹,魏婴想根据金子轩的样貌拟出金凌如今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还有那莲藕排骨汤的味道……江澄他……过得好不好,是否已经娶妻生子……

“魏婴,你……想入轮回吗?”
蓝湛的声音很轻,混入琴声里,魏婴几乎以为是错觉。他看着酒杯里自己的影子,轮回吗……他从踏入这里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鬼道,他是永生永世都不能轮回的,所以不去想。但是……
“没有谁,是不想轮回的吧”
他听到自己这么回答,却没听到紊乱的琴声瞬间平复。


“什么!你要带我去轮回?!可是……”

“你就别问了,喝了汤,就走吧”

“可是,我不是永生都不能……对了!还有蓝湛,我既然可以那他是不是也可以跟我一起!”

“别想了,他是不可能的”

“孟婆,你一定知道为什么的对不对?我是因为修了鬼道,那蓝湛是因为什么才留在这里的,请告诉我”

“我不能说。你能轮回,再世为人,不用待在这鬼地方,不是很好吗,你就高高兴兴的走,不要让他担心”

“……我要等他,至少,要和他道别”

“他不会来了”

“他不来,我不走”

孟婆没再管他,蓝湛也真的没有再来,魏婴只知道自己等了好久,久到把他和蓝湛的十三年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又一遍。

他突然发现,自己从没问过蓝湛是谁,除了在一起弹琴聊天,其他的一无所知。蓝湛在他之前似乎就已经来了阴间,可是,孟婆什么也不告诉他,他不知道该去哪找蓝湛。

魏婴远远的看见一个人,隐在迷雾之后,有些不真切,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跑过去,渐渐地,他停下脚步。

那不是蓝湛,蓝湛不会笑,失望的看着来人。

“魏公子?”

和蓝湛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走到他面前,魏婴一个激灵,上前抓住他。

“你知道蓝湛在哪对不对!快告诉我!”

他和蓝湛模样相似,一定和蓝湛有关系,魏婴一心想着蓝湛,没注意男子复杂的眼神。

“为何要找他,如果只是为了道别,那便不用了”

“我……”

为什么要找蓝湛,为什么……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见蓝湛。

“我……我有话想和他说”

“什么话,在下可以代为转达”

“不行,我要亲自和他说,我…我……”

他要和蓝湛说什么……

除了当初江澄的金丹被毁,他被丢入乱葬岗,魏婴第一次如此迷茫。

唯有蓝涣看出来了,自家弟弟不说,魏婴又没察觉自己的心意,若是现在魏婴能明白,那忘机所受的也不算冤,还好魏婴没进轮回道,忘机执着,魏婴也执着,真不知是好是坏。

“魏公子,你心里是怎么看忘机的”

蓝涣看着他陷入沉思,也不打扰,让他自己想清。后来魏婴曾问他,如果当时还是没想明白,该怎么办。蓝涣笑笑,答道:自然是绑回来,直到想清楚为止,我弟弟看上的人,怎么能轻易放走。

蓝湛吗……蓝湛会弹琴给他听,哪怕自己一直烦他,他也不会生气;蓝湛不大说话,但总会回应自己的每一句话,没有一丝不耐烦;阳间才有的天子笑,蓝湛每次出现都会带上几坛,不知道他是怎么拿到的;只因自己提了一回中秋和师姐放灯的情景,之后,满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腥风扑面的忘川河上,一盏河灯漂浮着,不知顺着水流飘向何处……

被他忽略的种种在这时一一浮现出来,答案呼之欲出。

“我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见蓝湛了”

眼神坚定的看着蓝涣

“好,你跟我来”



“这是哪?”

“忘机的府邸”

“蓝湛他……到底是谁?”

蓝涣知道蓝湛什么都没告诉魏婴,距离蓝湛的寝殿还有一段距离,蓝涣慢慢和他说起,魏婴有什么疑问,也就一并解释了

“忘机,是掌管阴司的神,有一回他从凡间回来,就自行领罚,说是私自改变了一个凡人的命,还将鬼笛送给了那人,鬼笛是小事,但改命却是大事,命由天定,天地万物都有自己的命运,神也一样,谁都逃不掉,以往因改命而受到天罚的神也不在少数,轻重不等,为此神形俱灭的也有,忘机为你改命,就是与天作对”

神明一律不许窥探自己与他人的命格,在人世间也不许与人过于接触,以免将那人的命格推离原来的轨迹,如果命格偏离,在对未来没造成影响之前,由司命星君进行修补挽救。

“改命?他什么时候为我改命的?还有鬼笛,是陈情吗?天罚是什么,蓝湛有没有事?!”

“陈情?是你为鬼笛起的名字吧。至于改命,你可记得乱葬岗,你原本就已经在乱葬岗上被众鬼吞噬魂消,是忘机救了你,因那一带不是忘机掌管,妖物太多,父亲他又……来不及安置你,只得将鬼笛留给你为自己防身,有鬼笛在,妖物不敢靠近你,哪知后来竟是害了你……忘机一直很愧疚。”

“原来陈情是蓝湛给我的……我怎么会怪他,如果不是有了陈情,也许,我只是一个废人,也许早就连人带魂被妖物所噬”

“至于天罚,不知为何迟迟未至,倒是因当时受罚而修养了三年”

“也许,这是命中注定呢?”

蓝曦臣微愣,笑道“也许真的是你们命中注定”

“后来你遭鬼道反噬,来到阴间时魂魄受损,忘机只得弹奏问灵为你修补,这次为了让你轮回……到了,魏公子,忘机就在里面,我与你说这些事情,不是为了让你愧疚,而是让你知道忘机为你做的,否则,他是永远不会对你说的,他是我弟弟,我自然不希望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

魏无羡已经迫不及待的推开门闯了进去“我知道,谢谢,我以后,都会陪着他。蓝湛!”

蓝忘机一身中衣半躺在床上,抚着一管黑色的笛子出神,熟悉的叫声令他愕然,不可置信的望着朝他奔来的人,直到魏无羡扑到他身上,牵动伤口,魏无羡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想要查看,蓝忘机却将他制住死死盯着他

“魏婴,你不该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轮回道吗?”未等蓝忘机开口,魏无羡反握住他的手,神情严肃,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蓝湛,我问你,你希望我离开吗,离开这里,离开你,然后忘记一切,包括你,嗯?”

蓝忘机在挣扎,不敢直视魏无羡,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将魏无羡永远困在阴间。魏无羡又怎会看不出来。

 
“我想好了,蓝湛,我喜欢你。”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睛,
“我是很想师姐江澄他们,想回去看一看师姐的儿子,但师姐已经不在了,江澄他们还有自己的日子。我即使轮回,他们也不会在我身边。”

“我是魏无羡,哪怕我这一生背负无尽骂名,遭受万鬼噬身之痛,我也不想抛下魏无羡的一切,彻底变成另一个人。”

迷茫,惊喜,这样的蓝湛魏无羡觉得可爱极了,双手捧起蓝忘机的脸

“魏无羡已经没了师姐江澄,但还有蓝湛,所以,我会缠着你,就算你要把我送往轮回道,我还是缠着你,我喜欢你”


江家祠堂悄然出现两个人影,魏无羡在江氏夫妇与江厌离的灵位前扣了三扣,蓝忘机默默跪在他身边,起身之时,魏无羡瞥见角落里一块用布遮起的牌位,说了声得罪,好奇将布掀起,顿时眼眶泛红,只见牌位上写着

“师兄魏无羡”


蓝忘机早就告诉他,江氏与金氏两对夫妇转世投胎,命格极好,一生无忧。魏无羡向他道谢,蓝忘机摇头,命格是司命星君的事,并不在他所管的范围内,前世所修的因都会归结到今生的果,这是他们应得的。

“那就是师姐的儿子吗?”魏无羡努力的辨认那张稚嫩的脸,眼睛与金子轩相似,鼻子随江厌离,津津有味的说给蓝忘机听,其实他自己也认不出了,蓝忘机静静的看着他“我们过去”

“唉?去哪?”魏无羡反应过来,有些颤抖“可`可以吗?”

蓝忘机点头,两人找了处隐蔽的地方,凝出身形。

金凌这一天都不痛快,回莲花坞被舅舅训个不停,一气之下跑了出来,碰到蓝家的思追和景仪,把他拖集市后蓝景仪四处乱跑,蓝思追去找人,让他在原地等,看着对面缠着自己父亲买零嘴的小孩,金凌抱着怀里的剑往上提了提,不屑的扭过头。


待蓝思追和蓝景仪回来时,金凌正盯着手上的铃铛,见他们过来,便收进怀里,蓝景仪问起铃铛,金凌想着那一黑一白的两人,说是自己父母的故友,虽没见过,但从那黑衣人的神情中能感觉得出他并不是说谎。


多年后,江澄站在奈何桥前,接过孟婆汤,似有所感应的转过头

“怎么了?”孟婆问道

江澄沉默不语,抬手饮尽,将碗还给孟婆,头也不回的走上奈何桥。孟婆顺着江澄看去的方向,一黑一白的身影正携手离去。



评论(2)

热度(35)

  1. 淡🍁语-苗郁纾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