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纾_

你们,倒是,取关啊!
无脑黑cql

【忘羡】山河(上)


这题目没什么含意,只是让姬友随便说的一个词。

先打上ooc

这老掉牙的剧情我自己都看不下去,文笔什么的就不要对一个脑残学渣要求太多了_(:зゝ∠)_
撞梗……那是一定会的



姑苏城内,一家驿馆里里外外被士兵包围了
起来,过路的行人远远的避开,却又忍不住
好奇将视线往那边探。从盔甲一眼就可以看
出最外围的士兵是守卫姑苏皇城的禁军,而内围士兵所穿的却不知是哪一国的。

一个小伙拦下推着烧饼摊的大爷询问。原来,为了让两国相互了解风俗习惯与文化礼仪,云梦国派使臣出使姑苏。

按理该住在专门招待使臣的别宫里,但云梦使臣却提出住在宫外的驿馆,众人虽然疑惑但皇帝还是让人把一处驿馆清了出来,再派出禁军守卫,保护使臣安全。

说话间,驿馆二楼的一扇小窗悄悄打开一条缝,从里头露出一双眼睛,往楼下四周望了望,这扇窗子的位置略微偏了些,确定不会有人注意这边之后又缩了回去。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那扇窗子再没动静,就像从没打开一样。

一身穿红衣的清秀少年从驿馆内走出,走到半路不经意的停住,趁着众人行礼而低下头的时间,眼睛往后一瞥,一个黑影从那扇窗前快速闪过,男子偷偷松了口气,转身对护卫说了几句,几名护卫面面相觑,犹豫片刻退了回去。

不远处的小巷里,探出一个脑袋,对红衣少年不停招手,又怕人发现不敢太过张扬,红衣少年收到指示,快步向他走去。

“公子”

巷子里的人一把将他拖了进去,紧张的望向驿馆,确定没人注意这边,这才转身。

“温宁啊,我们是偷跑出来的,你能不能注意点,这么光明正大的往这边走来很容易被发现的……”

温宁低下头慢慢听他数落自己,忍不住反驳
“可是,公子,偷跑出来的只有你一个”

“……”
“我说话的时候你不许插嘴”

“哦”温宁委屈

——————

繁华的姑苏城,人潮涌动的街道,那人流窜在各个小摊前,像个小孩子,看见什么新奇玩意儿都要摆弄一番,上一刻被这件东西吸引下一刻人就到了另一个商贩前,好奇的,问上一句,中意的,挥一挥手,温宁就立刻上前掏出银子。

魏无羡如同泥鳅灵敏的穿梭在人群中,而温宁手上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乎被人群淹没,只能看到那人飘逸的头发和红色的发带,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公子!……大娘对不起!公子你等等我!……麻烦让一让……”

两只手上各自抓着一个香囊,凑近了闻,鼻翼轻轻扇动,有些苦恼该选哪一种味道的,卖香囊的姑娘面色泛红羞涩的看着面前这个丰神俊朗的世家公子

“姐姐,这个香囊怎么卖”

猝不及防对上他那一闪一闪的大眼睛,加上那不谙世事的纯真笑脸,姑娘脸上红的几乎滴血,话也讲不清楚了,魏无羡只得凑近了些,谁知那姑娘却向后退去,他有些郁闷,自己有那么吓人吗?

正想安抚她,身后却被人抓住衣领把他拉开。

“哎哎哎!慢……慢点~”

来人见他站稳,立即松开手。

魏无羡虽然和下人打闹惯了,但是就这么被人当众扯着衣领却是未曾有过。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回过头,一张绝美的脸映入眼帘,男子肤色白皙,俊极雅极,如琢如磨。眼睛的颜色非常浅淡,仿若琉璃,十分罕见,让男子目光显得过于冷漠。神色间有霜雪之意,近乎刻板的一派肃然。

他的样貌可是云梦公认的,可这男子却是更胜。

“十分”魏无羡偷偷在心里打分,再仔细打量一番“这人长相绝佳,却从头到尾一身白,额前还束着一条抹额,当真是披麻戴孝,扣一分……我盯着他这么久,没有一丝不耐烦,还是十分吧”

“看够了吗”

“没有”他下意识回应,见那男子眉头微微皱起这才回神“这位公子,你方才为何无故扯我衣衫?”

“若不是你打扰人家生意,还骚扰这位姑娘,我也不会出手”

骚扰?他怎么就骚扰了?最多调戏一下!不对!他都什么没干呢!
“你这人,真是不讲理,我明明是在买东西,怎么说是打扰人家生意,再者,我并未对这姐姐做任何无礼之事”

“你大半个身子都俯在摊子上,妨碍了其他客人,还说没有打扰,你若没做什么,为何这位姑娘脸色通红,对你避之不及”

“真是冤枉,现在就我一个客人,何来打扰其他客人之说,我不过是因为要买下这个香囊,听不清价钱,想凑近了些,居然被你污蔑成了市井混混,不过……”视线在男子身上转了一圈,蓦然一笑“不过,你长得倒是十分合我心意,不如我将这个香囊送于你,如何?”

“轻狂!”男子似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身后的随从也是不敢相信,想上前维护主子,却收到主子的一个视线,只得停在原地,暗自纳闷,为何自家主子今日不仅一次说了那么多字,还容许别人对他说如此轻佻的话。

姑娘终于从二人的美色中清醒过来,连忙出声解释“那那个……这位公子确实是来买香囊的,也没有对我做什么,都是我的错,我……”

后面的话不必再说,从那姑娘看向魏无羡的眼神形态就已明了。

向白衣男子露出得意的笑,带着一丝邪魅,男子眼神微闪,随即对他俯身一礼
“是在下唐突了,还望公子见谅”

像他这种怜香惜玉,一向对美的事物都呵护至极的,如今这么一个天仙似的人向他赔礼道歉,魏无羡可受不了,连忙将人扶起,可还未碰到那人的手臂,男子就避开了。

想来他是不喜与人接触。魏无羡挑了挑眉,也没在意
“没事,你也是路见不平嘛”

见误会解开,姑娘从下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香囊,递给魏无羡
“公子,这个香囊,送给你”

上面绣着对锦鲤,一眼就能看出这香囊和摊子上摆放的不同,不管刺绣还是做工,都比其它的精致,面料也属上等,想来里面的香料也是特意选取的。

男子静默片刻,直到随从提醒,一言不发的离开。

等魏无羡欣赏完毕,发现人已不在,谢过姑娘,又被前方不知名的玩意吸引过去。

一路上看过胭脂首饰,糖画泥人,直到不远处几个熟悉的衣衫正往他这方向走来,暗道声不好,赶紧离开,想借着人群避开他们的视线,谁知来的人竟不止一队,转身正好和另一队撞上,未等护卫开口,长腿一扫,领头的护卫来不及防卫便仰翻在地,魏无羡趁机逃走,也因这一时的混乱让其他前来寻找的护卫发现,无奈街上人太多,有功夫却施展不开,只能追逐着。

————————

明显走神的蓝忘机没有察觉身后蓝思追欲言又止的神情。自身气场的原因,连衣角也没被过往的路人触碰到一丝一毫。

前方传来与熙熙攘攘的街市不符的声音,蓝忘机抬眼,不知为何方才遇到的黑衣公子会从前方出现,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匆匆的跑着,偶尔回头不知道在看什么,脸上却还在笑,蓝忘机脚步一顿。

蓝思追来不及阻拦,就这么亲眼看他撞进蓝忘机的怀里。那人扯着蓝忘机顺势一转,蹲下用他宽大的衣袖把自己遮住,无视被吓到的卖泥人的大爷,低头和他对视。

“……”
“放开”

魏无羡一见这人他认识,乐了,瞬间便放肆起来,满嘴胡言乱语
“公子,好歹相识一场,借我躲一躲呗,我好不容易逃出来,要是被抓住,以后就没有自由了,你刚才为了那姑娘都把我误认成流氓抓起来了,也一定不忍看着我落入魔掌,帮帮忙呗~”说罢还附赠一个媚眼。

“……”

未等蓝思追开口,蓝忘机便抬手,拿起一个泥人装作仔细端详的样子,也因为他这动作,衣袖将魏无羡的身子完全遮住。魏无羡躲在蓝忘机和身后的摊子形成的小空间里,鼻尖萦绕着清冷的檀香。

魏无羡不知道护卫是否已经离开,直到蓝忘机付了钱,提醒他人已走远,站起来拍了拍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又是一位翩翩公子。

“这位公子,多谢帮忙”

“不必”
蓝忘机的内心从撞上那一刻起,就不知触动了什么开关,好像有东西快要打破壁障冲出来。

“不必?那可不行!我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嗯……这个香囊送你了,就当我谢你的”

魏无羡从没见过这样古板的人,非说这是别人送他的东西,不应转送出去,辜负别人的心意。蓝忘机死活不收,蓝思追对魏无羡向他使的眼色也不敢理会。

“好吧好吧,既然你不肯收,那就算了,这样吧,我是云梦人,在姑苏不会待太久,你以后要是到了云梦,就去找我,我保证谁都不敢惹你,到时候你就去找一个叫温情的人,云梦随便一个人都能告诉你她在哪,和她说你找魏婴,就可以了,那么,后会有期了~”

说了这么一堆话,也是从和蓝忘机短短两次交流中大胆推测他的人品和性格,何况又是萍水相逢,猜想他绝对不会去找他甚至可能会忘记今天的事,所以才敢如此承诺。

谁知脚步还没迈出,就被手腕上传来的疼痛刺激的回过身,蓝忘机紧紧抓着他不放,眼睛微微眯起,魏无羡从那双眼里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仿佛下一秒,自己就会被他吃掉。

蓝忘机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反常了。

他该不会,真的要吃了我吧。魏无羡内心在打鼓。

就在魏无羡快要崩溃的时候,蓝忘机终于开口
“你说,魏婴?”



——






温宁:公子……你在哪……

放假一直在睡觉、渣游戏。不知道是上中下还是上下,所以,你们好奇汪叽和羡羡的身份吗(๑*︶*๑)【反正也没什么特别的……】



评论(17)

热度(32)